2016年5月9日 星期一

【參與式預算經驗分享會】

今天在新北市政府儀君主持了「新北市與國際參與式預算經驗分享」的活動。

參與式預算是推動民主進程的重要一步,新北市是全省第一個由政府主動推動參與式預算的城市,我們期盼著居住在這城市中的居民們,能夠從生活周遭開始關心公共事務。

什麼是參與式預算呢?
用最淺層的說法就是「自己決定自己的稅金怎麼用」。
參與式預算能夠讓居民在公共事務上更有參與感,原本弱勢的聲音都能夠有被聽見的機會與空間,不但能夠落實公民參與,更能平衡各種聲音發言的權利與機會。

儀君將會持續借鏡紐約參與式預算的作法,把參與式預算從議員推進議會及中央,讓民主的種子遍地開花,先前有了達觀里,儀君期盼下一次參與的是整個新店地區。




台灣民主進一步電子報 【新聞整理】20160509 新北不拍桌 朱立倫推參與式預算(聯合)

發報時間: 2016/05/09 │ 報主:台灣民主進一步


新北市積極推動參與式預算,市長朱立倫上午表示,參與式預算是基層主義和夥伴觀念,政府和公民地位公平地來探討政策,而非上對下,或是比誰的聲音大。
「民主再升級,新北不拍桌!」新北市去年開全國首例 ,與市議員陳儀君合作,在新店區達觀里推動參與式預算,一年來積極推動之下,蘆洲、永和兩區公民參與節電計畫、三峽身障就業參與式預算及新店國小周邊空間活化等案,都透過公民提案,經過充分溝通和討論,以及投票表決等民主機制選出提案並開始執行,是目前全台最積極推動參與式預算的地方政府。 中研院政治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徐斯儉、台北海洋技術學院通識中心助理教授吳建忠上午受邀到新北市府舉行專題講座,兩人在今年3月前往美國紐約市,帶回紐約市議員推動參與式預算的經驗,提供新北市政府做為參考。 研究參與式預算多年的台北海洋技術學院通識中心助理教授吳建忠,對達觀里調查顯示,六成八里民認為推動參與式預算讓新北市變更好,六成二里民願繼續實踐參與式預算投票。 吳建忠指出,紐約市以議員配合款推動參與式預算,剛開始有4名議員參與,5年來已經有一半以上的議員,約28至29位,加入推動參與式預算,且議員之間也形成一種良性競爭,動員更多的民眾參與自己區內的提案及投票。 新聞局計畫年底籌辦參與式預算城市論壇,並將參與式預算法制化,將固定比例預算投入參與式預算,鼓勵青年及社會團體不必拍桌也能跟政府對話,參與公共事務,深刻感受參與式預算的民主價值。

取自網路:http://goo.gl/aC6LuD


其他相關新聞:

1.參與式預算「不是比誰大聲」 朱立倫:民主里程碑(Ettoday)

2.新北推"參與式預算" 怎麼花錢市民決定 "不比誰聲音大" 公開票選新北預算走向 "讓新北市更好" 68里民挺參與式預算 談美豬爭議 朱立倫「應全民共同討論」 (台視)

3.推參與式預算 朱立倫:公民社會里程碑(中央社)

4.點名美豬!朱立倫分享參與式預算 「不是大聲就好」(三立)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145009

5.美豬議題 朱立倫:不是某位就任部長決定(自由)

2016年4月21日 星期四

台灣民主進一步電子報 【轉貼】為窮人賦權:帶著台灣問題意識,直擊紐約市「參與式預算」(徐斯儉、吳建忠)


發報時間: 2016/04/21 │ 報主:台灣民主進一步

紐約市的推行有一個清楚脈絡:為窮人與弱者賦權。當目的感清晰,所有的制度安排才會有頭緒,而不是為了做而做。

特約撰稿人 徐斯儉、吳建忠 發自紐約

近年來,不少國家或地區的政治人物或公民團體倡議以「參與式預算」(Participatory Budgeting)開啟市民直接參與公共事務計畫、決策的另一途徑。所謂「參與式預算」,指的是地區居民針對地區公共建設的需求直接提案、討論、投票,最後由政府撥款執行。

在不同的地區,「參與式預算」推動、落實的程度不一。而美國紐約市推行「參與式預算」已經5年,無論流程和民眾參與程度都日益成熟。筆者日前就到了紐約,親身觀察紐約市民實踐「參與式預算」的全部過程。
為弱勢者和青少年打開參政之門
紐約市推動「參與式預算」其實一開始就是為了要給那些處於經濟政治社會弱勢的群體--窮人、新移民、年輕人、以及其他弱勢族群一個參與政治的管道,是對弱者賦權的一種改革。以是其核心的價值就是「參與」,或者「擴大參與」,並透過此參與過程,讓弱勢人民有一種能影響公共決策、能影響社區的「賦權感」,讓公共預算切實回應他們的需求。
「參與式預算」對於弱勢族群參政有什麼樣的幫助呢?根據 2015年的統計:超過5萬紐約市民參與了投票,參與者60%是有色人種;約十分之一在18歲以下;30%家戶年所得低於2萬5千美元;四分之一的參與者在美國以外出生,63%是女性。


2016年4月14日 星期四

台灣民主進一步電子報【讀者投書】新北市政府參與式預算市民實踐分享會心得!

發報時間: 2016/04/14 │ 報主:台灣民主進一步

【新北市在地深蹲協會 蔡承婷】

新北市參與式預算,玩真的還玩假的?
  一直以來,筆者對於參與式預算提倡的由下而上的公民參與很有興趣,也認為唯有這樣才能活化政府財政預算的使用,更貼近市民需求,把每一分錢用在刀口上,並且透過民眾參與的過程,讓原本原子化的公民逐漸覺醒,成為公民參與的種子。然而,參與式預算在台灣的實踐經驗尚淺,也未能突破淪於形式的政府發包現象,新北市率先以縣市層級為單位實踐參與式預算,不免讓人有點心慌,擔心政府「玩真的還玩假的」?四月九號於新北市板橋舉辦的參與式預算分享會,或許就是新北市決心的展現,也讓更多有興趣的參與者看見參與式預算的空間。

參與式預算想像空間無限大
  由下而上的公民參與,最特別的就是有無限的可能性,並且依據參與的單位/區域,而能發展出各樣的區域特色。如本次發表會中所分享的四個執行案例,都有各自的特色及發展脈絡,讓人看見參與式預算的無限可能。如蘆荻社大、永和社大兩案,都藉由原本社區大學的組織脈絡擴及在地居民,不但提案貼近市民需求,也有許多讓人耳目一新,屬於居民自發的日常需求,例如新住民野餐會、節電小撇步大募集…都展現了常民的需求,突破官方制式提案的狹隘。而由臺北大學主導的障礙者就業參與式預算,更是從規章制定到執行細項都含括障礙者親身參與,讓整個參與式預算從發想、提案、到成案都能真正落實讓障礙者充分參與的可能性。而新店達觀理的參與式預算案更是展現了一個新的面貌。

芝加哥模式的參與式預算
  芝加哥自2009年起,開始有議員提供「工程分配款」推動參與式預算的模式,分享會中,新店達觀里的案件便是由國民黨籍市議員陳儀君循這種模式,釋出一部份工程建議款,交由新店區達觀里的里民提案及投票。相較於由政府部門提供預算來執行參與式預算案件,這樣的模式能讓預算運用更為自由,不但是提案的設定能更貼近居民需要,提案審定和預算核銷的過程也能更為自由。相較於以往黑箱的議員「工程配合款」,這樣的使用模式也能讓其更具公共性與正當性。
  在此,筆者相當讚賞陳儀君議員的示範,也呼籲新北市其他區域的議員跟進,將議員「工程配合款」交由民眾以透明、審議的方式規劃運用。


--------------------------------------------------------------------------------------------------------------------------

2016年3月29日 星期二

【這時候,社會需要的是更多的溫暖與關懷】

昨日(28)割喉案震驚社會,儀君再次深深表達遺憾與不捨,一條小小的生命,因為社會的邪惡,回到了天堂當小天使,這就表是我們大人一定還有沒做好的地方,儀君也代表服務處全體同仁,對小燈泡致上歉意。

儀君自五年前曾在新北市議會中提出「高風險保護網」的系統平台,而在這次的總質詢上儀君也會提出要求加強防護網的建立,加強校內安全防護與學生上下課安全,並對於高風險人口需要進行輔導與加強管理。且在反毒一事上,儀君從無間斷,不停深耕校園,就是盼望從根本去消弭毒品對社會的危害。且儀君也同步致力於生命教育,希望能夠透過生命價值的傳遞,讓青年學子們更能尊重生命。

這時候,社會需要的不是過多的仇恨與恐慌,讓我們在這片黑暗之中,尋求解決根本的解方,從教育、司法、社會多方共同努力,一起創造一個安全、協和的社會環境,也盡全力讓每一個孩子都能平安、快樂的成長。

儀君相信這時候,社會需要的是更多的溫暖與關懷。


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3/28 新北市攤販整頓計畫】

建國市場是新店區一個傳統且重要的市集,但同樣也面對到管理與居商之間的種種問題。

今天(28日)儀君有幸受邀參加「新北市攤販整頓計畫」在馬公公園的說明會,會中建國路攤販自治會的踴躍參與討論,可見攤商們對於市場願景有所期盼。

但比較可惜的是,自治會尚未登記立案,且由於立案門檻不低,儀君期盼攤商朋友們要繼續努力,展現出建國路攤販對於自我要求的決心與魄力,並在登記後更能有效的管理攤販秩序,加強與居民溝通協調,創造居商和諧共榮的建國路市場。

攤商們的訴求是基於生存需求,儀君也要求市場處能夠多加給予輔助。今年,「新北市攤販整頓計畫」會同時兼顧公共安全、消防安全、交通改善、清潔維護與噪音改善,且更在居商關係上,更要透過這樣改善與攤商的自治及共治,讓居商雙方接能釋出更多的善意,才能達成居民、交通、環境、安全、攤販多方共榮的願景。

儀君深切期盼,透過這項計畫,建國路市場能夠成為更有秩序、更便利、且合法的商圈,以互相尊重、互相幫助的共同努力,創造良好的生活品質!


video

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台灣民主進一步電子報 2016/03/07 】

【新聞整理】20160304

 新店參與式預算有成 議員促成立專責機構(中時)


新店區達觀里參與式預算去年獲議員陳儀君支持,提供60萬元建議款經費,與里長黃振宇共同規畫執行,陳儀君今(4)日上午提出問卷資料指出,有超過6成民眾願意繼續參加投票,建議市府應成立跨局處專責單位,不應各局處自行規劃、多頭馬車。

新店區達觀里參與式預算去年共有7位提案人提案,經由當地里民投票通過「達觀里山坡地傾斜管及地下水位監測」、「達觀路臨路擋土牆排水孔疏通費用」、「自來水供水系統維護費用」等3案,每案獲得20萬元補助。

陳儀君、黃振宇與台北海洋技術學院通識中心教授吳建忠在新店區公所公布問卷分析報告,資料顯示,是否會來提案參加參與式預算,會與可能會的比率達59.47%;是否會繼續參加參與式預算投票達62.61%,顯示當地民眾對於參與式預算逐漸獲得共識、認同。

陳儀君指出,市長朱立倫曾在市政會議上裁示,各局處編列一定比率預算推動參與式預算,應該要落實,但許多議題不單只侷限於一個局處,她建議,應該盡速成立跨局處的專責單位,負責統合統整規劃,讓民主選舉往參與式民主更跨進一步。

取自網址: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0304004069-260407

其他相關新聞:
1.參與式預算漸盛 新北議員盼設專責單位(聯合)
    http://udn.com/news/story/7323/1542406
2.新店參與式預算成功經驗 民代盼設專責機構
 (凱擘大台北數位新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txEDAaU_NM
3.問券調查分析「參與式預算」展現成果(中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RrznkFOUlQ

【轉貼】台灣當前的參與式預算概況:反省與前瞻(萬毓澤)萬毓澤 /中山大學社會學系始料未及的制度移植

我對「參與式預算」的興趣最早始於2005-6年,當時還是博士生,距今剛好十年。當時我在一篇文字中討論參與式民主與社會運動的關係,文中是這麼寫的:「我認為必須要有『傳統』的社會運動作為後盾,才能讓『參與式民主』朝向逼近『透過參與進行培力』(empowerment through participation)的方向發展。如巴西南大河州的首府愉港(Porto Alegre)自1989年起推動的『參與式預算』,就不是由中央的執政集團『施捨』而來,而是透過經年累月的社會運動、地方組織網絡、進步政黨(工人黨)與進步政治團體(如工人黨內部的左翼派別「社會主義民主」)共同推動而成」。我一直很關注拉丁美洲的左翼政治,因此很自然注意到首先在巴西愉港出現的參與式預算,後來陸續做了一些研究,也在2013年的「巷仔口社會學」寫了台灣第一篇討論參與式預算的學術性質文章(見〈「參與式預算」的興衰浮沈:巴西愉港的故事〉,以及該文的改寫版本〈巴西愉港的參與式預算:神話與現實〉,收於鄭麗君編,《參與式預算:咱的預算,咱來決定》)。

雖然參與式預算在國際上已經推動了二十年,台灣的腳步一直沒跟上,但我在2013年寫那篇文章時,其實沒有料想到,這種都市治理或民主創新(democratic innovation)模式竟會在短期內引進台灣,甚至成為顯學。拜柯文哲及其幕僚所賜,他在2014年競選台北市長時,首次提出了「參與式預算」的政見,宣稱要「讓市民參與預算的提案及審查」,連勝文陣營隨後也跟進。柯文哲上台後,除了台北市以外,新北市、台中市、高雄市、中央的文化部等,都陸續展開了零星的參與式預算實驗,目前已經累積了一些經驗,足以讓我們做初步的反省,並思考未來的推動策略及方向。這篇文章將對台灣的案例做初步的分類整理,指出這套制度在台灣已經或可能遇到的問題,最後提出我對推動參與式預算的10點「戰略思考」。

本篇為部分節錄,全文請見:
http://twstreetcorner.org/2016/03/01/wanyuze-2/



2016年3月4日 星期五

從「選舉民主」往「參與式民主」邁進第一步!

達觀里參與式預算執行進度暨民眾參與問卷調查分析
台灣首次參與式預算實行地區:新北市新店區達觀里自2015年8月下旬投完票後,委由台北海洋技術學院通識中心吳建忠教授進行學術研究調查,參與式預算的實踐是不是真的改變了居民從過去對於公共事務冷漠的狀態,我們今天正是要來公布這個成果。

一、「選舉民主」必須被改變
一直以來,「選舉=民主」的概念長期壟斷我們對於民主的認知,大部分的人民都會認為「只要有選舉,就是民主的展現」,然而這樣的思考方式卻導致我們對於公共事務需要共同面對的責任,就只有「投票」而已,投票了就是一種負責,投完票後的問題與社會矛盾,只要交給我們選出來的人就好。
但是我們所看到的結果,正是一次次因為社會大眾對於選出來的人面對、處理這些矛盾時,其實是會感到不滿、不認同的,但民眾卻又不知該如何介入、發聲,更礙於專業以及生活問題,讓這樣的聲音持續被累積著,有些人尋求各種街頭抗爭、社會運動來表達自己的想法;有些人則默默不語,冷眼旁觀這些公共問題,不參與、不討論。這樣的現象不只使人民與政府之間的鴻溝擴大,而人民和人民之間也無法針對各種社會矛盾與問題進行民主討論,有的,只有更多的衝突與冷漠。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們需要一個改變、我們需要一個起步、我們需要翻轉這個大問題、我們需要將社會大眾對於現行政府與執政者不滿的悶鍋掀開,我們不能總是等到這個社會矛盾的悶鍋已經瀕臨爆炸,才來想方設法的解決。
參與式預算,正是一次改變的實驗、翻轉的實驗,透過開放過去市民難以介入的預算,讓居民開始進行社區問題的認識、討論、凝聚共識、提案、投票,選出一個居民心中認為這個問題最適當的解決方法,並且在投完票之後能夠繼續主動調查、民主討論,持續挖掘社區的問題,並讓各種不同的觀點與意見相互聆聽、對話、辯論,繼續不停的開拓社區公民,繼續捲動更多人民主參與。這正是參與式預算的民主目的,也是我們希望台灣的民主進入下一進程的第一步。

二、參與式預算踏出台灣民主的新進程
但這樣的第一步,我們真的踏出去了嗎?這不能夠只有空口白話,對於參與式預算這樣的實驗仍需要透過一定的科學數據研究調查,我們才能進行分析評斷。本次,透過吳教授與其學術團隊的努力不懈地進行分析調查,所展現出來的成果,我們確實發現了許多令人驚豔的事實與成果。
以問卷調查題目十六:「有人說:「我們一般民眾對政府的作為,沒有任何影響力。」請問您同不同意?」非常同意佔16.57%,同意佔30.75%,不同意佔15.46%,非常不同意佔7.73%,看情形佔16.94%,無意見佔3.87%,不知道佔5.52%,拒答佔3.13%。
同意比例就佔了將近三分之一,這樣的數據正是應證過去選舉民主的侷限,以及現實中人民對於施政的無心與無力感,也顯示出我們長期以來的選舉民主其實無法達成、甚至促進民主的發展。
然而,問卷調查題目三:「通過這次達觀里的「參與式預算」的經驗,居民是否開始關注政府的預算使用?」居民的關注程度是密切關注佔57.09%,普通關注佔24.49%,不太關注佔11.04%,完全不關注佔7.36%。
密切關注佔57.09%,顯示,透過參與式預算,人民真的開始願意關注市政事務與公共事務,參與式預算讓民眾開始有了「參與感」,開始發現自己的聲音是被尊重、被聆聽、能被討論,而且這樣的參與是真正能看到改變的。
並且,問卷調查題目二十六:「請問您覺得有了「參與式預算」這個新工具,新北市(新店區、達觀里)未來整體發展會愈來愈好、還是愈來愈差?」越來越好佔68.95%,越來越差佔1.85%,差不多佔6.28%,看情形佔13.86%,無意見佔2.03%,不知道佔3.14%,拒答佔3.88%。
居民對於參與式預算的前景充滿期待與想法,在其他的問卷調查題目中,也顯示了居民希望持續推動參與式預算,並願意投入更多公共事務的討論與參與,這正是參與式預算所帶來顯著的民主成果。
這樣的民主成果正顯示我們真的開始朝向新的民主邁進,開始從「選舉民主」往「參與式民主」前進了!透過參與式預算,我們終於開始能將這個社會矛盾的悶鍋掀開來,民眾不只對於市政有所期待,大家也開始願意關注公共事務,並進行更多的民主討論,這樣的第一步,我相信我們是真正開始往前邁進了。

三、落實市政裁示、設立專責機構,才是玩真的參與式預算
但我們若要使這樣的民主成果持續深根,我們就不能只留戀在這第一步,這次我們所實踐的模式還有很多需要修正、改進、檢討,才能使參與式預算更完備、更細緻、更全面、更有力推動。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與民主理想,我想,我必須在此鄭重呼籲新北市政府:
第一,請落實朱立倫市長於2015年9月22日在市政會議上的裁示,各局處編列一定比例預算推動參與式預算,讓更多不同的地區、更多元的方向得以擴大化、全面化,讓新北市成為全台灣的民主燈塔。
第二,請朱立倫市長儘速設立參與式預算專責機構,以統一、統合、統籌各局處對於參與式預算的民主目的與工作方法,唯有參與式預算專責機構,我們才能更踏實地走出新的民主路線,玩出真的參與式預算。

*新店參與式預算有成 議員促成立專責機構/中時電子報


2016年3月3日 星期四

【眼見為憑-真的很嚴重】

新店溪碧潭堰去年遭受蘇迪勒風災侵襲,堰堤出現嚴重裂痕、掏空、鋼筋外露等情況,儀君今(3日)早上會同相關單位現勘,發現堰堤毀壞真的很嚴重,已經有安全之疑慮了。若今年再來個強颱,恐怕會整個潰堤吧!正上方有碧潭大橋墩柱,墩柱下陷導致橋斷,橋上過往的車輛瞬間掉落?
哇,真不敢想像了! ( =__=")

新店碧潭堰毀損 議員盼中央地方合作修復/中時電子報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0303003687-260405

修復經費4.8億元 搶救裂損碧潭堰 盼中央伸援手/中時電子報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304000529-260107



【2016/3/7更新】


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

轉型的是【正義】還是【仇恨】?

2月27日,儀君赴新店文史館參與「二二八分享會:新店人的228─可恕不可忘之2」紀念活動。這中間有個緣由,是因為去年儀君接受鄉親周美費女士與其公子李亮東先生的陳情,一則為周女士及其令堂在228中的際遇發聲,一則也建請市府正視新店地區在228事件中的歷史。

事隔一年,市府文化局在今年的系列活動中,也真因此而相對提升了228事件在新北市的重要性與全面性。能夠如此,儀君亦感欣慰。畢竟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待這段歷史,都是這塊土地的一個不幸。

但,此時此刻,儀君對此也有些感觸想與市民朋友分享。民進黨全面執政,在520到來之前,國計民生未聞所以,倒是「轉型正義」一詞喊得震天價響,且透過實則荒謬的提案與噴漆、丟汽油彈等荒唐的行為去「實踐」,實在令人不敢恭維!這種作法,是轉什麼型?正什麼義?相信不僅儀君不解、多數給與民進黨機會期盼經濟轉型發展的國人也是不解!

要論228,國民黨在面對上做得多還是民進黨?別的不講,周女士的議題,理會與處理的是陳儀君,採納且改進的朱立倫,我們都是國民黨的從政黨員。同樣的,今年的活動中,一位受難者的後裔親口告訴儀君,過去他們就是被陳水扁騙了、成了民進黨的政治消費品。

事實上,無論評價為何,現在還在位子上,在某些人眼中年年「傻哩呱嘰」道歉的馬總統,整體的作為不就真正地去實踐了正義嗎?那麼如今,民進黨有立委要提案箝制人民與學界對228的看法,非其同流者要處以徒刑,這哪裡有正義?連言論自由都沒有的思考,對得住228這三個數字嗎?

而總統當選人蔡英文也提出要組織真相調查委員會,這一點儀君倒是贊同,但要提醒我們蔡總統,真相不是現在這樣,得千萬記住。現在台灣談228,講的是當年3月9後,國軍部隊自大陸抵台後的鎮壓影響。然而,228至309間的動亂與因當時暴動而受難的外省人,一概不在討論範圍之內,甚至故意被遺忘、漠視。在台獨史觀中,這段為了台獨而對抗當時中華民國政府的歷史,莫明其妙地也被隱藏,這樣的態度,對真相的呈現,絕對是種諷刺與戲謔!

為了國家的和諧,馬總統願意(某個程度是曲意)認同這是一場「官逼民反」的不幸。但若認真耙梳相關史實(228的檔案資料非常健全、真實,只是一直不被特定「立場」的解讀者正視),誰逼誰恐怕還有不少的討論空間。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3月9日後的鎮壓從今天的角度來看的確過激、後續的處理又因為三、四十年間的「維穩」的考量而被漠視是事實。這些,都是已經呈現、完成與透過各種手段實踐正義的真相了。

對儀君這一代的人而言,228問題的後半段已經清楚且以國家資源盡其所能地去面對了,有所不足可以強化,但不必「惡化」。如果,全然執政的民進黨,一直端不出經濟大菜、搞不定台灣生存的根本問題,卻想以這個議題無限上綱、繼續將執政選舉化,並灌輸下一代「仇恨轉型」而希圖使國民黨徹底覆滅,那麼儀君相信國人不傻,大家給民進黨這麼多要換的應該不是這個吧!

蔡總統若是要給國人真相,那就請完整化!蔡總統與其政黨既然不修台獨黨綱,何必遮掩這段台獨歷史?大大方方地界定事件的性質,不也可以與應當?一直扭曲、消費,灌輸後代不正確的歷史,除了埋沒真相外,更讓當時真正無辜的受害者,難堪與痛苦,不是嗎?